即时市场资讯 元宇宙、区块链和潘家园

元宇宙、区块链和潘家园

2014年,笔者有幸逛过两次正值“盛世”的潘家园,至今想来都觉得老长见识了。

一个“赌青皮儿”的小摊(其实就是赌核桃),没剥皮的核桃能叫价几千上万,人还抢着买;大爷大妈戴着老花镜拿着紫光灯,搓堆儿淘换玛瑙、菩提、金星紫檀,最后都放在买菜用的小车里拖回家了;刀削面馆里,须发雪白神似仙人的老者,给两个小年轻“科普”一个串。但听他讲道,你知道《楚辞》里就记载这个吗?你知道这里能看到宇宙吗?你知道……

之所以想起那段往事,是因为最近总有朋友问我,你知道什么是元宇宙吗?

不知道大家近来没有面对这个问题。按道理,咱应该说“知道啊,我看过好多科普,文字的视频的都有”。但你知道对方下一句话肯定不是“哦,你知道啊,那再见”。而是他一定会说一堆你还不知道的事情,一堆奇妙的概念,一堆内幕消息,一堆大佬证言,最后目的一般有两个:一是他要投资想要你支持,二是他想让你花钱。

这一幕似乎跟区块链刚火起来的时候如出一辙,甚至可能来问你的都是同一群人。再往远处想想,跟文玩热的时候似乎也一样,但大概率就不是同一群人了。当然,也没人规定不能盘着串炒元宇宙对吧?

Facebook改名Meta,似乎让这一轮对元宇宙的热捧达到了全新高度,也让种种奇怪言论和小道消息疯狂流窜。本来感觉挺简单的东西,结果大家都变成了“元宇宙好高深,我还是离远一点”的态度。更让人费解的是,我们已经经历过区块链的爆火和爆冷,结果今天依旧不少人沉迷其中。

本文希望换个角度,聊聊炒作元宇宙和区块链背后的逻辑。

事先声明,这里无意讨论元宇宙概念本身,因为科普已经很多了。也并不想唱衰或者力挺元宇宙。只是想讨论这些科技概念,是怎么从木头珠子变成潘家园神话的。

话语障碍,即话语权力

我曾经跟一位资深半导体从业者聊天,他感叹区块链的技术其实很好理解。但他不懂社会上这些人都在说什么,就感觉很热闹。

有一类科技的特点是技术并不复杂,或者说暂时还比较简单,PPT十页就讲完了;但最终PPT能做出三百页。多出来的二百九十页是什么呢?它们叫做“话语障碍”。

一般来说,这些话语障碍包括但不限于无比宏大直达宇宙的前景畅想;比套娃还复杂的逻辑;包含上千个要素的思维导图;从企业大佬到流量明星的背书。而也就是这些话语障碍,让很多技术的无关者获得了这门技术衍生出的特权——话语权力。

话语即权力,是福柯最经典的理论之一。他认为话语权的拥有者可以通过定义和阐释很多现象与个体,最终满足自己的欲望。福柯在法兰西学院的演讲中讨论过这么一个例子。十八世纪法国开始践行新的司法制度。这套制度虽然初级,却十分复杂。比如证据就包括司法证据、法定证据、行迹证据、副证据等等,各种证据还可以加权计算,变成完整证据和不完整证据,充分证据和半充分证据。而这些证据经过复杂的计算和陪审团讨论,最终能得出很荒谬的结论。比如嫌疑人半有罪,四分之三有罪等等。

听着跟闹着玩一样的司法程序,却成了律师、陪审团和审判庭的敛财利器。因为谁也算不明白到底这事是怎么个证据,从而给高昂辩护费与花钱减刑创造了空间。把原本简单的司法逻辑变得复杂、深奥且充满诡辩,这就是人为创造话语障碍。而这些话语障碍,恰好就是话语权力与衍生利益的来源。

今天元宇宙给人的复杂感,是不是也有几多相似呢?本来这事就有点复杂,Roblox这种做游戏的、Meta这样做社交网络和VR的,以及英伟达这种做图形计算的都搅和在里面。虽然目标大体一致,但利益点和产品不同。这就能延伸出大量话语障碍。元宇宙是下一个互联网?是下一代游戏?是VR起死回生的良药?还是人类的新归宿,文明的必然尽头?

不知道,其实也无所谓。但是想一想就很激动呢。

这就跟区块链是一样的。比特币的运行逻辑其实不难理解。但如果给出一堆莫名其妙的话语障碍,什么万物上链,化身为链,比特时空。那就复杂了,就有障碍了。就有一些似乎有内情,有玄机的门门道道了。这些东西大家都听说过,但又都说不清,就得好好攒个饭局打听一下了。

有人说,2017年区块链在北京最直接推动的经济业态是餐饮业,如今似乎也差不多。

这些话语障碍的精妙之处,恰恰就在其难以证伪。你说元宇宙不好,你还聪明得过小扎?你说区块链不好,国家为什么发展区块链?然而发展元宇宙,大公司能收购VR硬件厂商,你能吗?这个就不管了,反正是有非常多隐性和间接证据,能够证明这件事无论多不合理都很合理。

一般来说,这类围绕在科技概念之外的话语障碍都有三个普遍特征:

1.这东西不好懂,但恰恰你又能懂。

往往出现一个明白人讲半天,我们将出现恍然大悟的醍醐灌顶感。这时候就觉得其他不懂元宇宙的都不大聪明,自己掌握了一个先机。我不知道潘家园旁边刀削面里,听大师讲从手串看宇宙的哥们是不是也这感觉。

2.有内部人士,有小众渠道和神秘圈子属性。

潘家园当年很火的时候,其实绝大部分交易都不发生在潘家园,而在它附近的若干个古玩城与小市场。大爷大妈都知道,潘家园都是骗人的,捡漏要去哪哪哪。这就像区块链元宇宙总有一些小群、小饭局、小圈子。拉你进去的人一般还神秘兮兮且趾高气扬。

3.有宏大的,但又似是而非的目标。

这类话语空间,总少不了对未来曼妙而悠远的描摹。比如几十亿人以后都去元宇宙过日子,以后都取消货币,大家都用区块链买菜。为了证明这个未来,大佬加持,国家利好,数据分析,哲学推演都能给你整上来。但还是很难回答两个问题:明年能卖出去吗?明年还合法吗?

这些话语障碍的层层叠叠,最终让科技走上了一条未曾设想的道路:能炒。

非资产的资产化

2018年春节假期之后我回到北京,房东跟我说本来想找人装修,但是找不到。因为全北京的装修队都去给区块链公司装修办公室了。

我不知道这个都市传说的真假。但当时区块链确实来到了最后的疯狂,他们似乎都认为富丽堂皇科技感十足的办公室,是让北京大妈成为最后接盘侠的终极手段。到底成功了没有就不得而知了。

我不禁会想,这些区块链公司想让咱老百姓(43.500-0.39-0.89%)帮忙接盘的“借口”是什么呢?是讲区块链的时间与宇宙吗?显然不是,他们的花言巧语背后逻辑似乎是唯一的:这些科技,可以帮你把会贬值的钱,转化成安全且能升值的资产。

后来的故事,大概就是加密货币被重拳打击了。然而近来却不难发现,大家又开始讨论的元宇宙个人数据资产化,其实也就是把游戏币当作一般等价物。区块链时代的逻辑余孽似乎又盘旋回来了。

回看Roblox上市能够快速引爆市场,似乎也与其宣传游戏平台中的资产永驻和可交易有关。

无论是元宇宙还是区块链,利用的都是人们希望固化资产,提升财富安全,并且期待增值的普遍心理。借助这个期待,一些人用复杂诡辩的逻辑,将一些看不到摸不着,根本不具备资产属性的东西卖了出去。大多数时候,他们会将这些科技概念伪装出三个资产特性:

1.资产可以固化。

区块链具有什么不可伪造和可溯源特性,元宇宙就是虚拟世界的数据资产化等等。他们宣扬这些资产因技术而永存,永远安全,却不讲这些东西的存在基础都可以被否定。

2.资产可以升值。

当一个市场火热的时候,盲从需求总会推动某些事物价格升高,媒体会传导出种种利好消息。炒作者可以把这些包装成元宇宙资产会升值的“铁证”,并且将他们希望卖的东西混淆于最火热的事物。

3.资产可以用多种方式流通。

从区块链到元宇宙,往往能够产生多种多样的投资与交换机会。从项目投资到购买虚拟币,再到炒概念股,甚至已经出现了炒元宇宙里的房产。大师们一方面通过这些渠道换钱,另一方面也将这些行为虚构成普遍流通方式。

从话语障碍中获得权力的人们,最终一定需要变现这些权力。而变现的渠道就是人们对资产化的过分想象。

剔除贪婪,区块链和元宇宙都将留下真正美好的东西——潘家园也如是一样。

玄学时间到,我们一起来吵闹

记得快播王欣在2018年刚出狱的时候,在微博发了一张关于区块链的图,并表示谁能看懂请联系他。三年过去了,王欣的创业方向并非区块链,而是做起了网络兼职招聘。不知道这是说明并没有人看懂,还是他自己其实也没看懂。

想到这件事,是因为当时朋友圈里做区块链的各位老师都有那么一张或者几张图。都挺复杂,我肯定是看不懂。如今他们都没消息了,也不知道是财务自由了,还是回老家了考公务员了。直到其中一部分老师,最近发出了关于元宇宙的那张图。

都说科学的尽头是玄学,但科学其实不用走到尽头就可以无缝切换到玄学。只要你愿意画一张谁也看不懂的图。

闹区块链那阵,盛传着各种半夜三点群,说是专门有大师半夜出来给你讲各种奇怪的东西,手把手教你投资买币。还说这群里有企业家有投资人有明星,咱也不知道为什么成功人士都不爱睡觉。

如今呢,元宇宙相关的课程据说一小时卖了上百万套。那么买课程的人接下来去干嘛呢?去做VR开发者吗?去发展图形处理器吗?大概率不是吧?他们或许只是想要学点东西,但更多人应该是想教育别人或者自己搞点资产升值。而无论是炒概念股还是炒元宇宙资产,故事的最终,都一定要有不少人大呼上当。

这里没有想要否定元宇宙发展的意思。什么东西一到玄学层面,就不是它本身的问题。而是中间商的心思了。

基于从话语障碍产生话语权力的模式,以及诱导受众进行非资产化投资的目的,区块链和元宇宙都不可避免出现了“玄学”化的特征。这时候,往往会有投资人、创业者或者仅仅是群里的大明白,出来用极其复杂,融合各种学术词汇,加上点江湖黑话,再来两句宗教用语,组成一个特别宏大的区块链/元宇宙阐述。并且拉帮结伙,相互吹捧。

在他们嘴里,人工智能、虚拟现实、康波周期、梯度森林,应身、法身、无常、空间,时间,价值,奇点,控制,都一套套地出来。哦对了,一般还要再加上两句脏话,也不知道是谁规定的。好像没有脏话讨论就不深刻。

然后呢?没有然后了朋友。他们这个游戏甚至不赌你傻,而是赌你聪明,赌你认为你悟了,赌你认为你可以在监管来临之前上岸。

说个绕口令,它就赌你想赌它到底是不是忽悠,就赌你想赌其他人在赌这局到底是不是忽悠。

这个游戏场景,让我想起早年间街边上摆残棋、猜火柴杆的。那一群人特别热闹,形态各异。有吆喝的,有帮腔的,有冷静分析的,有专门抬杠的。而一旦受害者醒悟过来,或者城管来了。就突然有个人抓把沙子一扬,各路高人作鸟兽散。

那时候,你是一脸土的那个吗?

元宇宙是非常好的构想,很久之前我就听专业人士谈起过。我也认为建设和投资它是有益的。但就像通用智能和量子计算一样,它绝不可能在短时间产生任何直接价值。

一如我认为区块链如今依旧值得发展,古董文玩博大精深。这些本身都是好东西,但用泡沫把人拍晕,借此名义割韭菜,那就十分有待商榷了。

从区块链到元宇宙的吵闹乱象,其实有个更形象的比喻,但是又觉得似乎不太好——那就是会打太极的马老师。

马老师的商业思路其实跟区块链、元宇宙的炒作者们非常相似。弄出“松果弹抖”之类的话语障碍,搞出来一些可以资本化的东西,比如当时大众点评上体验教学要几百块,当他的徒弟还能加盟开武馆。然后就开始吵闹,说我打过MMA,说你偷袭老同志。

只不过能分享红利的,只有他自己和戏精徒弟们,不太具有传播性和共享性。假如人人都可以扮演一小时马大师,并且收获回报,那么可能现在混元形意太极门也上市了。

来源:界面新闻

Recent Articles

Web 3.0大潮即将来临,都有哪些值得重新审视的...

Web 3.0概念终于在元宇宙的爆发下彻底被激发,其资金和关注都呈直线上升。

深度长文剖析:有限合伙人如何选择加密货币基金

对LP来说,现阶段GP设定一个大得超出天际的crypto风险基金规模,其实没啥意义。

风投Delphi:新的代币发行机制,锁定+流动性引...

“锁定”(Lockdrop)和“流动性引导拍卖”(LBA)都代表了代币发行的新基本要素。

一览Layer 2扩容网络Optimism生态发展...

Optimism日交易从今年6月到10月基本一致保持着较高增长,最高每日交易量达到89593笔,从10月开始有所下跌,11月至今日交易量维持在2万笔以上。

回顾MetaMask创业史:我看到了加密英雄的身影...

以太坊钱包MetaMask现在每月有2100万人使用。

Related Storie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18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