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货币新闻 区块链技术狂欢中的“革命性...

区块链技术狂欢中的“革命性”

本文采访多位区块链/加密货币行业资深人士访谈对话研究汇总而成。区块链技术模式的诞生,曾引来一波轰动,关注度很高,仿佛一场互联网革命一触即发。它的“去中心化”和“多中心化”确实有某种“革命性”,此文客观分析区块链的革命性架构和作用,同时指出其可能性和局限性。

01. 区块链是一场革命

从古老的历史走来,人类越来越普遍地生活在“中心化”组织的模式里。所谓“中心化”,就是人类主要的社会活动,都围绕某个“中心”来进行。上班去企业“生产中心”,买货来商场“购物中心”,求医到医院“治疗中心”等等。如果你留意自己每天生活的轨迹,从早到晚,你不过是从“甲中心”转到“乙中心”再到“丙中心”而已。我们时常说“人际关系”,在现代生活中,绝大部分都是个人与“中心”的关系,个人之间关系的比重和影响很小,尽管表面看是个人与个人在打交道。

“中心”在“中心化”模式里扮演核心角色。

以银行为例。这个“中心”运用自身的信誉,吸收存款人多余的资金,贷放给需要资金的借款人。从资金运动角度看,银行是一座桥梁,连接起了存款和借款。但从信息流动角度看,银行隔离开了存款和借款,特别是隔离开了存款人和借款人,建立的是银行和存款人、借款人之间各自独立的关系。在这种关系中,存款人和借款人,分别向银行提供真实身份、存款或借款请求、关联活动内容等个人信息;银行以金融服务、安全保障、资金提供或回报等方式,获得这些个人信息,借助科技手段存储起来。在这里,银行不只是金融机构,也是可信赖的组织,还是“信息中心”。广而视之,其他的现代“中心”和银行一样,既是某种事业机构,可信组织,又是“信息中心”。

信息科技的高速发展,使得这些聚合并存储在“中心”的个人信息巨量增长,日新月异,出现质的飞跃。它们可以用来描述人的面目、理解人的思维和预测人的言行,这就是人们耳熟能详的“大数据”。这些“中心”又有了一个“大数据中心”的新名号。对于“中心”的事业,“大数据”是服务上的一只帮手,管控上的一种工具,商业上的一笔财富;但对于提供这些数据的个人来说,则是潜在的隐私威胁,莫名的自由剥夺,以及无形的财富丧失。

在这个意义上,人类“中心化”的模式,大有“中心”可能凌驾于个人之上无法无天的意味。在一些先行思想者的心目中,“中心化”带来的不是人类生活的理想模式,它迟早会遭遇剧烈的冲击,引致毁灭性的重建。

“中心化”模式存在为时颇久了,只是到现代格外发达。它自有存在的理由和历史定数。一方面,“中心”构建起了人与人之间日益扩展和深远的联系,人类的社会生活更为丰富、便捷和自由,相距遥远和完全不相识的人都可以通过可信的“中心”进行交往;另一方面,“中心”以其独特的组织形式,具有自我内在运行的逻辑、价值边界和约束机理,以及外部社会的支持和制衡力量,围绕“中心”而来的社会生活,应当说是有整体历史掌控的。

通俗地说,“中心化”的模式,在促进人类福祉的同时,尚有历史规定的伦理道德边界或底线,还有法律规则的清晰界定;它不是理想的模式,但相对于理想化的建构而言,它是最现实的模式。况且,在没有出现全面优异的替代模式之前,“中心化”可以认定是社会生活最佳的存在。不能想象,没有银行这个“中心”,存款人和借款人如何实现资金富余和短缺之间的大范围、大距离、大额度的融通。

然而,伦理道德也好,法律规则也罢,它们仅仅是约束力量,并不能够杜绝“中心”对于个人隐私、自由和财富的侵犯——所有个人的“大数据”由“中心”掌控,“中心”任何一个偶尔的误用、滥用,或是管理不慎被盗用,都将造成个人权利被严重损害,更不用谈那些刻意而为谋取“中心”狭隘利益的“恶意之用”了。随之而来的,是社会伦理道德的反复重申和加码,法律规则一而再、再而三地完善,并配以严厉的惩罚。但是,这些只能是历史地、相对地、局部地解决“中心”的“坏或恶”问题。由于“中心”就是“坏或恶”问题的源头,伦理道德和法律规则是没有消解“源头”之力的。

人类思维逻辑的使然,也是历史演进的积淀,还是技术进阶的提示,对于“好的”社会生活模式的向往,顺理成章地导向了去掉“中心”的技术性模式构想:在这个世界上,能不能有技术主导的社会生活模式,它只唯一地带给人类福祉,并不存在任何“中心”的掌控而出现那些“坏或恶”的事情?

区块链的技术模式令人目瞪口呆地应时到来。之所以说,区块链是一种“技术模式”而不是一种技术,在于它结合了密码学、数学、计算机和网络科学等多门学科的技术,构造出了一个全新的技术综合运用体系。这正如建造世界最高的建筑,需要运用最新的设计、机械、材料和施工管理等一样,必须融合计算机科学、物理学、材料科学、工程学、管理学等多学科的技术,构建全新的建筑工程技术体系。

既然是“全新的”,区块链就是人类的一项伟大创造。不过,由于这种创造并非出自某个学科领域,而是多种学科领先技术综合应用的升华,区块链属于系统工程学意义上的创新,并非某种学科理论的突破。称区块链为一种全新的“技术模式”,较为准确地表达了它的内在规定性。

中心化

区块链技术模式的主要功能,就是“去中心化”和“多中心化”,它具有淘汰当今世界“中心化”模式的明确指向,社会生活的主流方式面临巨大挑战。“去中心”和“多中心”显然含义不同。

前者是否定性的、革命性的,针对现行的模式;后者是肯定性的、建设性的,面向未来的创造——区块链雄心勃勃的目标在于,以综合技术的应用,重构人类社会“无中心”或“多中心”的基础网络:眼前的“中心”将一个个土崩瓦解,网络的各个节点将一个个自为“中心”;技术规则成为网络运行的最高律法,技术平台成为连通个人交往的基础设施,技术程序则成为人们交往的信任保障;个人在区块链的网络上,只是“匿名”地存在和交往,作为活生生的“虚拟人”,没有身份暴露之虞,没有财富丢失之忧,更不必担心自己在网络上被“监控”而剥夺自由;个人的信息不再在任何“中心”存储,而是分布开来,“真实地”记录和存储在网络的每个节点上,可以追溯但无法篡改,成为后续个人生活的依据和交往的基础。

概括地说,区块链既要“摧毁”一个旧世界,更要“创造”一个新世界,完成人类社会生活模式的一次彻底转型。如此看来,区块链是一场革命,它要革社会生活模式中所有“中心”的命;同时,区块链是一次重建,它要建设出取代“中心”的“无中心”技术网络,或者说“节点即中心”的“多中心”技术网络。区块链一出现就震撼了世界,它的这种强大又彻底的“革命性”和“重建性”是产生震撼力的根源所在。

中心化让我们推测一下银行的未来,卜算其他“中心”的命运。在区块链模式下,存款人和借款人消失,转变为“余钱人”和“缺钱人”,他们通过技术平台直接融通资金,不再需要银行集中存款,发放贷款;以往融通资金基于“银行信用”,现在基于“可信的”技术模式;“余钱人”和“缺钱人”不必用真实身份融通资金,交易双方都“匿名”活动,只要技术模式认定他们“真实可靠”,因而没有任何一方,包括第三方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而且,“余钱人”和“缺钱人”直接融资活动的信息,将永久地存储在网络上,公开透明,成为下一个融资活动的基础。既然资金融通,能够如此直接、可信,无须第三方“信用”或“监控”来保证,银行“中心”的终结,便是逃脱不了的宿命。

毫无疑问,在区块链模式下,其他的“中心”也会是如此的走向,企业不再需要,商场不再存在,医院关门也只是时间问题。

一个没有任何“中心”的社会,出现在我们眼前。

02. 技术狂欢中的“乌托邦思维”

有人会问,技术平台不是“中心”么?这个问题正是区块链模式的关键所在。技术平台不是“中心”,而是区块链网络本身。它由加入这个网络的所有计算机(或机器)自行组成,有网络节点,但没有任何“中心”。

进入区块链网络,你就成了这个世界的一员,按照这个世界的规则,用“匿名的”自己,和“匿名的”他人建立联系,以共识的理念,用技术的方法,与他人或与计算机交换数据(信息、价值、资产等),自由自在地在网络上“生活”。

这俨然是现实世界之外的另一个世界。奇妙的在于,这是现实世界之内的世界。在工业社会转向信息社会的当下,“网络”就是人类生活的主要时空,区块链在这个时空里,替代“中心化”模式,它是看得见、摸得着的真实存在。正因如此,区块链无法不让人在惊讶中赞颂,在赞颂中拥护,在拥护中生出强烈的膜拜来。

人的思维,总是容易偏向对现行模式不足的夸大和批评,也总是容易偏向对理想模式完美的肯定和向往。

这很好理解。一方面,现行模式少不了这样那样的问题,带给人们许多显性的困惑和困难,人们的切身感受容易转化为负面的不满;理想模式还未运行,完美的一面容易描述,存在的问题尚无感受而容易被淡化、弱化甚至忽略;另一方面,只有人们头脑中完美的模式,才能产生热切的向往,也才能产生巨大的动力去将它创造出来。

可见,人们不那么客观地看待现行模式,极力推崇理想建构,实在是再自然不过了。我们知道,夸大、贬损现实,夸张、抬举理想,那是典型的“乌托邦思维”。区块链模式的出现,这种思维的“幽灵”一时间甚嚣尘上。

中心化

一面是现行的“中心化”模式被千夫所指。

凡是理解美国四大科技巨头公司GAFA(谷歌、苹果、脸书和亚马逊),和中国三大科技企业BAT(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运行奥秘的人们,对它们无以复加地集中个人身份和日常信息,产生了巨大的心理恐惧。人们判定个人信息上承载的隐私、自由和财富,不知不觉被这些公司无偿地盘剥,并且还将持续不断地掠夺,直到个人生命的终结。

恰恰现代社会生活,人们又离不开这些公司提供的那些服务,毕竟社会交往少不得信息交流、商品买卖和支付、融资往来等活动。如此一来,明处是感觉不错的服务,某种便利的获取,还有“免费”的优待,暗处却是不知不觉中付出了人生重大的代价,有时还危及生命安全。只要登录了这些公司平台,注意,是公司平台,不是技术平台,那么,你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这些“中心”是如此令人毛骨悚然,即便温和者也难以不去无情地揭露和抨击它们,激进者当然就会呼吁社会阻止并摧毁它们,努力探求“无中心”的新模式来取代它们。

一面是区块链模式受到超乎寻常的热捧。

在许多人眼里,一个技术应用体系,能够充分保护个人隐私、自由和财富,又可替代人类社会“中心化”的模式,无论何种高度评价,都不为过。

看看现行的“中心化”模式,特别是信息科技水准非常高的那些“中心”,它们对人类社会的贡献之大,其实是无法度量的。当我们用即时通讯软件享受全球范围内快捷又成本极低的信息交流,用网络支付安全便利地实现商品买卖或资金转移,用搜索引擎迅速得到某种知识和技巧等,我们的获得感、舒适感、满足感和幸福感,无不满哉满哉。区块链模式竟然可以保有这些“中心”既有的优势,同时毁掉“中心”对于个人隐私、自由和财富可能的侵犯,这种模式的特性,也只有“完美无缺”可以表达了。

在人类社会的历史上,完美无缺的事情,只存在彼岸,只存在人们的精神世界之中,如今完美的区块链到来,简直就是一位“技术上帝”骤然降落到了人世间。这意味着什么?这难道不是人类社会一种顶级形态的到来?是不是如此绝对完美的模式可能终结人类社会的历史?

人类社会历史的一半始终是属于乌托邦的。这并不是说,半部真实生活史,半部乌托邦思想史,构成人类历史的全部。而是说,人类真实生活史,其中一半就是将乌托邦的构想,付诸实践的过程。事实上,所有关于乌托邦的思维,无一不牵连人类的真实生活,要么用来逃避现实,要么用来批判现实;最积极的,是用来重建现实。

显而易见,重建现实的乌托邦思维,容忍不完美、不彻底和非绝对,因而会对现实既有的存在模式,采取承接和改造的态度,选择性地留存和摧毁,将现有模式中有价值的要素,融入新的模式之中去。在这种乌托邦思维和重建中,我们看到人类社会的历史演进,是继承性发展的,而不是完全“无中生有”地从人类思维里冒出个构想,再依葫芦画瓢直接改变为现实。

相比较而言,逃避现实和批判现实的乌托邦思维,一定是完美的、彻底的和绝对的。因为越是如此,现实模式和理想建构的反差才能越大,逃避和批判现实的意义也才能相应地最大化。假若以这样的乌托邦思维去重建现实,那么,既已存在的模式必然“一无是处”,必须推倒重来。可见,这样两种乌托邦思维,具有强烈的颠覆性。

不无遗憾,尽管我们从理论上,可以用“逃避型”和“批判型”来界定这样的思维,并与“重建型”的乌托邦思维区分开来,但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少有这样的分类。

在笼而统之的乌托邦议论中,过于极端的思维状态更容易出现,“逃避型”和“批判型”的乌托邦思维时常占据主流的位置,结果,在“重建”新模式的过程中,人们要么彻底地否定既有的模式,要么仅仅在头脑的世界里,把玩乌托邦的空想。

简言之,在理想构建和现实存在之间,人们更钟情一刀两断的干脆,不喜欢彼此藕断丝连的牵扯。

眼下人们对于区块链的认知,就很有些“逃避型”和“批判型”乌托邦思维的特色,区块链技术模式被推崇到了完美至极的巅峰,许多领域都在以这等理想化的建构作为“重建现实”的依据。

在这样的局势下,区块链正在大步流星地迈出“技术模式”的边界,成为人们不顾规律、不惜代价还不惧挫折去追求的社会生活模式,登上了社会崇拜的神坛。人类社会历史出现过的对“技术”狂热的崇拜,以及由此而生的教训,又一次在我们面前时隐时现。英国哲学家伯特兰·罗素的那句名言陡然在耳边回响,“人类唯一的历史教训就是忘记历史教训”(The only lesson of history for humankind is to forget the lesson of history)。

03. 区块链不是“上帝”

摆在我们面前的是两种社会生活运行模式。一种是“中心化”组织模式,一种是区块链“去中心化”的技术模式。前者是人们围绕大量的“中心”组织开展活动,后者是人们相互之间经技术系统直接的交往。从时间的先后来看,前者属于过去的历史和眼前的现实,后者如果能够大幅度甚至全面地取代前者,那么,它必定是前行的未来。

本来,工业社会向信息社会转型,对社会生活运行的各种信息是集中在一些“中心”,还是分布在“无中心”的网络,没有内在必然的要求,这两种不同的模式,并不表明它们和一定的社会形态绝对相配,或是绝对不相配。也就是说,即便在当下,“中心化”模式和“去中心化”的模式,都是有理由存在的,并不与信息社会形态相冲突。

中心化既然如此,“去中心化”的区块链模式凭什么可以大幅度甚至全面地取代“中心化”组织模式呢?这个问题将我们带到了两种模式比较的基础层面,即“组织”与“技术”各自优劣势的比较,特别是相互能否替代,以及在何种水平上替代的深层次上。

“中心化”组织模式,从人类社会历史的进程来看,它是人的特点或说弱点的产物——一是个体人能量的局限,一是个体人人性的自私。这两种特点,决定了人类社会历史的整体演进,需要有个体人之上的某种超然社会集合形式存在,一方面突破个体人能量的限制,另一方面能够协调、利用并管控个体人自私的性情,使之有益于人类整体的进步,而不是有害于社会的发展。“中心”组织,正好能够消解甚至于消除个体人这样的双重不足,这种模式从古至今一直是人类社会的主流存在,天经地义。

由人集合而来的“中心”组织,同样有弱点。基于它针对的是个体人,如果某种组织超过一定的边界压制人、损害人和毁灭人,那么,个体人对于人类社会应有的正常功能将受到严重抑制,组织自身的生存也难逃最后终结的命运。这显然不是一般的组织短视,而是对社会进步的倒行逆施,是一种组织形式的“恶”。正因如此,人类社会始终就有成文或不成文的道德、法律、规则等制度相伴,以及各种组织之间的相互监督、相互博弈和相互制衡,以期保证各种组织对个体人的关系,维护在“去恶存善”的时空之内。

就人类整体的历史而言,如此的组织和个体人关系,还是维系住了的,尽管人类历史上有那么多丑恶的组织行动,且“组织性”的掠夺、杀戮和战争至今也未绝迹,其中大量的个体人都成为雪崩时的一片“雪花”。

技术和组织之间的关系是复杂的。有时技术可以替代组织的某些功能,有时技术又是组织使用的工具,有时技术中也会含有组织的形式,纵横交织,并非各自体系分明。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任何单项的技术,完全没有取代组织而存在的可能。这是因为,组织是一个多功能或全功能的体系式存在,单项技术再先进,也只可能在系统中扮演有限功能替代的角色,成为组织使用的工具,根本谈不到颠覆和取代组织。

区块链是多种技术组合而来的技术模式,逻辑上讲,它超越了单项技术的限制,有了替代组织的基础,但它包含技术种类的有限性,以及由模式运行而来的功能扩展,能否全方位、多层次和体系化地替代组织的所有功能,最终取而代之,仍然是个巨大的问题。

换言之,如果区块链模式不能覆盖“中心化”组织整个系统的功能,区块链很可能最终成为现代和未来“中心”组织的一个技术模块,而不是改朝换代的“新主”

中心化退一步讲,即便区块链模式具有对“中心化”组织模式所有功能的全面覆盖性,这里也存在两种模式的社会运行成本比较问题。人类社会历史告诉我们,一些“乌托邦”的设想是有实现逻辑的,但社会运行成本太大,大到这个星球的资源无法支撑,我们便不得不退而求其次,选择了现实“不完美”的社会运行方式。

区块链模式运用最为成功的比特币,为什么设计者只安排了有限时间内有限的“发行量”,原因之一就是它的运行成本过于昂贵,一旦“发行量”过多,整个区块链模式可能无法获得足够多的资源而自毁。在这里,一个简单的经济学成本理论,在区块链模式引领社会运行面前,掘开了一道深不可测的资源沟壑,难以跨越。

更何况,任何的技术都有“天敌”。如果说,区块链模式中某种技术,特别是核心类的技术被“天敌”所攻击或攻破,那么,整个模式要么功亏一篑,不复存在;要么需要一整套相应的技术性防卫和保护体系来对抗攻击。从后者来看,颇具意味的是,这种技术支持技术,技术保护技术的体系构建,不只是成本耗费巨大,从实现的逻辑上讲,大多都少不得第三方的“中心”组织来启动、设计和建设,更少不得“中心”组织的直接干预和持续维护。

一个“去中心”模式的安全运行,竟然需要“中心”的组织模式来保卫,在某种情形下,是不是干脆在社会生活中使用“中心”组织的模式,而不是“去中心”的区块链,更为有效?

最紧要的在于,区块链模式运行的“初心”,是要保护个人数据被“中心”掌控可能失去的个人隐私、自由和财富,去掉“中心”组织这个源头来消灭此类的“恶”。但是,个体人能量的不足,个体人人性的自私,能够由区块链模式抑制、消解或消除吗?从眼下区块链的理论到实践来看,根本没有可能性。

事实上,区块链早期的运用,就是和“暗网”等避开社会相关“中心”的管控和法律制裁紧密关联的。我们不得不思考,如果区块链成为未来主要的社会生活模式,个体人能量的不足或许还有技术解决方案,人性自私而来的“恶”,是不是会在区块链模式里野蛮生长,日积月累成为技术性的社会癌变?那些保护个人隐私、自由和财富的高超技术,会不会一同将个体人自私的“恶”裹进匿名和绝密之中,激励人性丑陋一面的疯狂生长,最后迫使人类重回“中心化”模式,再奏道德、法律和规则的制度性主旋律?

是的,区块链具有革命性和重建性,这不容否定。但它对于“中心”模式的完全取代,不只是存疑,而是不具有可能性。它只是一种技术模式革命,会对人类社会生活产生重大影响,会替代很多“中心”组织的功能,但它不可能完全地取代“中心”组织。

本文来源:镜鉴中文
原文标题:区块链技术狂欢中的“革命性”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火星财经官方立场无关。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

Recent Articles

芝加哥公牛队与Shopify合作推出NFT系列

芝加哥公牛队通过Shopify推出了第一个NFT,Shopify电商平台最近集成了Sweet的NFT市场。

菲律宾游戏公会YGG:Axies 背后、来自菲律宾...

Axie Infinity 热度指数式上升,而最早一批贡献了大量游戏热度的菲律宾玩家们,或与 Yield Guild Games (YGG)直接挂钩。

致美国SEC的一封信:如何保护数字资产的创新和消费...

确保数字资产创新的空间和对待消费者保护的方式是制定正确的监管框架

下一个颠覆的领域:区块链如何影响审计行业?(上)

研究人员如何看待区块链技术给审计行业带来的巨大变革?

Uniswap与Sushiswap有什么潜在风险吗...

激励机制对早期流动性供应者不公平,Uniswap能够运转,全凭流动性提供者为它提供了大量的流动性。

Related Storie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6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