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市场资讯 开启一种看待比特币以太坊的...

开启一种看待比特币以太坊的哲学视角

比特币是最早的可以被称为赛博金融的体系。他最初是一种思维的结构外化出来的产物。中本聪在《白皮书》中构建了比特币的系统,是一种灵感与思维结合的产物,它植根于第一公理。从网络空间的锚定角度来看,比特币看上去是网络空间诞生后由网络空间中再赛博化得到的又一幻象体系。又或者是通过对金融空间的赛博化而得到的产物。然而实际上,他既不仅仅是金融空间中,也不仅仅是从网络空间中诞生出来的,甚至不是两边共有下诞生的。更准确地说,他不在一种线性结构之中,这种对比特币线性的发生学的解释并不完全。比特币更多的是借助于人的某种“灵感”加上思维而直接赛博化的结果。这种诞生正是中本聪的灵感加上对计算机理论、数学以及对整个互联网与网络空间的把握才能带来的结果。而以太坊则是紧跟其后。虽然以太坊在一定程度上借鉴了比特币的经验,看上去也是一种赛博空间再赛博化的过程。但是,这种再赛博化过程建立在Vitalik buterin对于去中心化的组织结构的理解之上,亦是一种人的个体性灵感所诞生出来的。合约实际上是Vitalik buterin在区块链体系中合法引入的一种第三赛博化的产物。合约的引进构成了以太坊真正地独创性。这一部分的以太坊,也是灵感加之思维直接化的产物。如果不是有着对跨越幻象体系赛博空间学以及互联网有着深刻的理解,这种思维外化的产物是难以诞生的。这里所说的以太坊的直接赛博化揭示了以太坊在赛博空间中的多重性。他既是一种思维外化的结果。也是在比特币基础上,根据第二公理生成的赛博化。同时还是在赛博空间之上再度赛博化的结果。也就是说,以太坊构成了一个完备的赛博空间体系。是完备的赛博空间。所谓完备的赛博空间,即指一个赛博空间体系,包含了赛博空间的所有结构可能,并且他还有完备且被人视作可行的三种赛博化道路,来保持其生成与稳定。而以太坊正是这样的完备体系。(任何赛博空间都趋向于完备。但是大多数赛博空间并没有在一种被认可的情况下,表明一种合法的完备性可能。大多数赛博空间还未展开。因此人们看不到他的全貌。比如现在的互联网,他还没达到完备,而只有在区块链技术得以充盈的情况下,互联网才达到完备。而以太坊表明了这种完备的合法性。这正是合约概念的加入所带来的成就。)

正由于如此,当比特币以太坊真正地被运用在了网络空间的时候,我们甚至都不能仅仅把他们当作网络赛博空间的一种产物。因为这样的理解实际上将他们的内涵单一化了。当普遍的赛博个体进入到这个由比特币构成的圈子的时候,他们才成为了赛博空间的某种被赛博化了的“偶像”。这时候,他们才被误解为是网络空间的产物。从而被误解为一种网络技术或是金融衍生物。也就是说,比特币与以太坊,在此也被分裂为了两部分。一部分是作为赛博空间学当中的跨多赛博空间的比特币与以太坊,它形成的是更加完备的赛博空间。另一部分则是在网络空间中赛博化了的比特币与以太坊,并由他们而逐渐诞生出来的比特币与以太坊的赛博圈子。比特币的再赛博化在现实中的体现就是分链过程。而以太坊的本身就是依靠合约构成的“合法”分链系统。也就是说,以太坊的真正创新正在于:它真正地看到了赛博空间学的内涵,从而直接利用合约给赛博空间下的结构繁复化留下了可能性。这种赛博空间的完备性在以太坊出现之前是很难看到的(从时间上说是比特币分链出现之时就出现了完备性的赛博空间,因为比特币的分链提出的方案其实已经是一种合约了。参看下两节)。同样,在虚拟货币的研究之中,大多数人也没有看到这一赛博空间学的视角。从而无法认识到以太坊的这种完备性。他们对于比特币与以太坊的认识并不是站在赛博空间的角度去理解的,而仅仅是站在由虚拟货币形成的赛博圈子的视角去理解他们的。即从一种已经被他们当作异化之物去理解他们的分身。这表现在有些币圈的粉丝,他们不用研究区块链的概念原理,更不用深刻的去领会他们所构成的空间学,以及其与金融空间与网络赛博空间的关系,就能声称自己是懂得区块链技术上。更有甚者,他们只会像看股票那样看币值的涨跌以及简单的线性预测。这是对于区块链与虚拟货币的单一化。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这类人实际上无法真正领会到区块链未来真正内涵,也就更无法领会虚拟货币的涨跌与变化了。中本聪与布特林所反映的比特币、以太坊理论以及构想,绝不是拘泥在理论的体系化构建之上。而实际上是一种实践的理论,是整个赛博空间理论的实践运用。也就是说,他们在此做的实际上是一门赛博学的工作,而这个工作的产物正是以诞生了这种具有实践意义的虚拟货币作为结果的(后面我们会详细描述比特币以太坊或者其他虚拟货币对于赛博空间的实践意义,也即他们在赛博学当中的重要作用)。正是因为比特币与以太坊的诞生并不来源于中本聪与布特林对于形而上学的理论体系而在于实践,因此,那些企图以某种线性的限制思维来约束比特币与以太坊的理论,反而限制了他们的发展。

无论是比特币还是以太坊,他们都有直接赛博化的部分。另外则是一种线性的历史视角,即站在第二赛博化视角上看待的赛博空间发展史。这种线性的赛博空间史认为,赛博空间的理论化是借助于金融空间与网络空间的发展才可能被构筑起来的。从而,比特币与以太坊的诞生也可以被解释为一种历史性的、技术的生成。这是他们的另一个侧面。当比特币与以太币真正地第一次与法币交换的时候,当某个人真正地用比特币以太币换取了银行账目上余额的增长的时候,虚拟货币才从语言、理论赛博空间赛博化到普遍的赛博化体系——金融赛博空间之中。也就是说,站在线性的第二赛博化的视角来看,他们也存在两个“身体”。第一个身体是他们的历史线性过程。而另一个过程则是在赛博空间中再一次展开赛博空间的过程。他们各自不断地诞生出新的领域(比特币的分链与以太坊的合约系统),从而,这种第三赛博化被揭示出来了。当我们又一次揭示了虚拟货币的分身的时候,我们才认识到他们的赛博空间完备性。

当比特币与以太坊被人在网上讨论的时候,当比特币与以太币在金融空间中换回一些货币的时候,实际上仅仅是在一种历史的赛博化进程中去看待他们。这并不触及到中本聪与布特林最初对于他们的灵感与实践,即这种讨论并不建立在一种直接赛博化的基础上,也没有看到第三赛博化背后所展开的赛博空间。这正是币圈一些虚拟货币的狂热者对于虚拟货币的异化现象。他们和其他赛博圈子一样,构成对于虚拟货币的稻草人并偶像崇拜了这一稻草人。这种对于分身的比特币与以太币的理解,不正是一种符号化吗?也就是说,本来的比特币以太币作为一种实践意义的工具以及作为赛博学的生成物,在这里,因为人的思维限制而被赛博化了。他们本身被符号化从而消解掉了其跨境界的性质,成为了一种单一的符号欲望追逐的对象。这正是现在大多数人对于比特币以太币的理解。人们常常认为虚拟货币不过是网络与经济的结合,不过是利用的计算机技术而形成的数字货币。这种误解是抹杀他们的本原性而只是把他们看作是单一的领域结合的产物。从而,比特币以太币的赛博学特性也就消失了。被抹杀的是他们背后的数学的结构性。更重要的是,他们与现实世界的真实关系问题——一种跨越赛博空间视角的丧失。同理,人们也同样误解了虚拟金融,并认为大多数虚拟货币以及虚拟金融不过都是互联网与金融体系的结合,而看不清虚拟金融中不同情况的差异。最终,人们无法获得对于虚拟金融的真正赛博学实践的把握,也就不可能理解他们作为赛博学实践的一部分的关键之处了。而这些,都是本书将要揭示的。进一步的,在任何赛博空间中恢复人们对这种实践的感悟,也是本书的任务之一。

来源:百事通小萝卜  

Recent Articles

Web 3.0大潮即将来临,都有哪些值得重新审视的...

Web 3.0概念终于在元宇宙的爆发下彻底被激发,其资金和关注都呈直线上升。

深度长文剖析:有限合伙人如何选择加密货币基金

对LP来说,现阶段GP设定一个大得超出天际的crypto风险基金规模,其实没啥意义。

风投Delphi:新的代币发行机制,锁定+流动性引...

“锁定”(Lockdrop)和“流动性引导拍卖”(LBA)都代表了代币发行的新基本要素。

一览Layer 2扩容网络Optimism生态发展...

Optimism日交易从今年6月到10月基本一致保持着较高增长,最高每日交易量达到89593笔,从10月开始有所下跌,11月至今日交易量维持在2万笔以上。

回顾MetaMask创业史:我看到了加密英雄的身影...

以太坊钱包MetaMask现在每月有2100万人使用。

Related Storie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18 −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