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市场资讯 撼动艺术界后,NFT下一步...

撼动艺术界后,NFT下一步怎么走?

2021年3月,佳士得以6935万美元的价格拍出了艺术家迈克·温克尔曼(Mike Winkelmann,艺名Beeple)创作的NFT艺术品《每一天:前5000天》(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这一事件成为艺术史上的一个分水岭。 

温克尔曼花了5000多天、每天都创作及上载一幅独立作品,创作了这件由独立作品组合而成的巨型数码拼贴作品。这件艺术品以NFT(非同质化代币)的形式在区块链上登记、确权并交易,震惊了传统艺术界,人们开始一拥而上寻找下一位重量级Beeple。 

这股热潮或许已经平息,但温克尔曼“100%”相信,《每一天:前5000天》“将被视为艺术史的一部分”,“是数字艺术被视为真正艺术的开端”。 

这一转变之所以会发生,是因为这件技术品是以NFT的形式创作的。NFT是一种独特的数字作品,经过艺术家签名加密,以证明其真实性和所有权。对于在数字及媒体艺术、电影和动态影像领域工作的艺术家来说,过去证明艺术所有权的行为非常短暂,现在一切都改变了。 

艾什·索普(Ash Thorp)是一位很有影响力的艺术家,他的作品涉及多种媒介,包括数字、动态影像和视觉效果。他说:“作为一名艺术家,NFT的出现是突破性的,现在我可以为自己工作,而不是为苹果、华纳兄弟或梦工厂打工。我可以做自己想做的艺术。” 

2021年春季,在佳士得特别安排的一场拍卖会上,索普以68750美元的价格将他的第一件NFT作品、动态影像《退化》(Degradation)卖给了香港加密货币投资公司Kenetic Capital的创始人Jehan Chu。从《退化》中可以一窥索普的下一件作品《明镜》(Evident Mirror)的一部分。他说:《明镜》有点像一首诗,由14部分组成,是我对人工智能和人类之间的关系到达一个达到奇点后将走向何方的看法”。 

媒体艺术家、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访问研究员雷菲克·阿纳多(Refik Anadol)利用人工智能和数据创作被他称为数据绘画(data paintings)的作品——绚丽、纹理丰富、色彩斑斓的动态影像。阿纳多称,NFT“天生就是完美的”,他的作品通过独立的电脑屏幕展示,从2012年开始,就被艺术工作室和画廊购买作为收藏和公共艺术,在世界各地展出。 

然而阿纳多说,NFT带来了一些“非常新鲜的东西”。对于一位处理数据、像素和人工智能的艺术家来说,NFT技术“在我看来在概念上是和这些东西相连的,非常完美。” 

2020年11月,阿纳多以3万美元的价格卖出了他的第一套NFT作品《机器幻觉:复兴/雕塑》(Machine Hallucinations: Renaissance/Sculpture)。“这件作品只用了一秒钟就卖出去了,太神奇了!”他说。伦敦艺术分析公司ArtTactic的数据显示,2021年5月,阿纳多的《机器幻觉:火星景观》(Machine Hallucinations: Mars Landscapes)系列作品以150万英镑的价格在NFT平台Nifty Gateway上售出。 

资深艺术顾问、收藏家Jehan Chu称,在传统艺术界,温克尔曼、索普、阿纳多和其他一些艺术家的知名度并不高,但他们的追随者非常多,是企业平面设计领域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是颠覆现有局面的“局外人”的新代表。他说:“有些人踢开了那扇门说:‘太好了,这也是艺术。’” 

汤姆•弗里德曼(Tom Friedman)的《全球货币》 

传统艺术品收藏者会加入吗?

可以说NFT自2014年以来就已经存在。苏富比的信息显示,当年凯文·麦考伊(Kevin McCoy)和阿尼尔·达什(Anil Dash)在区块链上创作了一幅名为《量子》(Quantum)的荧光八边形脉冲图像,时间标记为“05-03-2014 09:27:34”。除了艺术,NFT还包括游戏、音乐、体育运动中的标志性时刻和推文,推特创始人杰克·多尔西(Jack Dorsey)的第一条推文“刚刚建立了我的twttr”在2021年3月以NFT的形式以290万美元售出。 

但在艺术界,并非所有人都认为NFT能把数字艺术家送入传统艺术的殿堂。 

美国银行私人银行(Bank of America Private Bank)全美艺术服务主管埃文·比尔德(Evan Beard)说:“艺术是有实用性的,而NFT在审美价值、愉悦感和身份等方面一直缺乏能够提供给客户的那种实用性。一段数字代码很难给予所有者那种熟悉的肾上腺素激增的感觉。” 

比尔德称,艺术品的另一个价值在于稀缺性,而“NFT艺术家数量众多,创作着各式各样的东西,几乎没有一个审美标准。“在他看来,拍卖行的介入是为了扮演策展人的角色,发出价值信号,但没有人真正知道价值是什么。比尔德认为,会有一些NFT艺术家影响到下一代艺术家,这些艺术家会“备受推崇”,但他还说:“我们认为目前正在创作的NFT中99.9%的价格会变成零,能拥有一个持久二级市场的NFT非常少。” 

传统艺术界也有其他一些人士看好NFT的未来,他们正在密切关注市场的接受度。 

面向中端市场收藏家的专业艺术品贷款机构TPC Art Finance总裁乔·查拉兰博斯(Joe Charalambous)收到了一些试图了解这一新领域的客户的咨询。查拉兰博斯预计那些买KAWS或班克西(Banksy)等当代艺术家作品的人也会买NFT。不过他指出:“目前的收藏家仍有一些犹豫不决。” 

今年早些时候成立的P2P艺术品在线市场LiveArt也为NFT提供了一级市场,但主要面向传统艺术家和收藏家。 

LiveArt首席执行官鲍里斯·佩夫兹纳(Boris Pevzner)说:“简单来说,有人才的地方就是我们要去的地方,而大多数人才都在传统艺术领域。” 

苏富比6月举办的Natively Digital在线拍卖包括了麦考伊的《量子》和其他27件NFT作品,这场拍卖会的目的是为了展示各式各样的NFT作品,并为苏富比的收藏家们介绍一个由NFT领域最出色的艺术家构成的市场。此次拍卖所吸引的大部分新竞标者和买家,都是拥有大量加密货币,且乐于拥有代币化数字艺术品的这部分人群。 

然而,苏富比拍卖行专家、此次拍卖的策划人迈克尔·布哈纳(Michael Bouhanna)说,在这场总销售额1710万美元、100%售出的拍卖中,有30%的买家是老客户,“他们对这项新技术非常感兴趣,很想开始收藏这些作品。” 

倡导者表明支持立场

梦幻体育博彩公司DraftKings的最大股东、以色列亿万富翁沙洛姆·梅肯齐(Shalom Meckenzie)以1180万美元的价拍得“CryptoPunk #7523”作品是6月苏富比拍卖会上的头条新闻。 

这件作品由游戏开发展、NFT倡导者Sillytuna出售,作品中的朋克角色因其蓝色皮肤和戴着的口罩被称为“新冠外星人”(Covid Alien),是软件开发商约翰·沃特金森(John Watkinson)和Larva Labs创始人马特·霍尔(Matt Hall)创建的算法随机生成的1万个像素化角色之一。 

这些作品最初是免费发行的(减去一小笔交易费后),在NFT和NFT作品所有者(使用像素化图像作为化身的一个关系紧密的社区的成员)中是一件传奇作品。这些朋克形象的作品在NFT平台上的交易价格为几千美元,有时甚至能达到几百万美元。2021年5月,沃特金森和霍尔的九件朋克形象的作品在佳士得拍出了近1700万美元的价格。 

在拍卖会上,Sillytuna先出售“CryptoPunk #7523”然后又转手以15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了《量子》,他说,这样做是“为了表明我们对NFT的支持立场”。 

“我们需要像苏富比和佳士得这样的拍卖行,还有我自己,来教育另一个观众群,NFT到底是什么,”Sillytuna 说,虽然NFT存在可能只是风靡一时的一面,但“这个领域也有一个可持续的市场”。 

但NFT是艺术吗?

在整个艺术史中,哪些新兴艺术形式是“真”艺术的问题一直存在,比如视频艺术、涂鸦、摄影等。 

“我倾向于认为NFT我们这个时代的‘小便池’,”苏黎世策展人和收藏家格奥尔格·巴克(Georg Bak)说,他指的是法国马塞尔·杜尚(Marcel Duchamp)1917年的作品喷泉(Fountain),杜尚把一个瓷质小便池作为作品,称其为艺术,引入了“概念艺术”。 

伦敦非盈利机构Serpentine Galleries艺术总监汉斯·乌尔里希·奥布里斯特(Hans Ulrich Obrist)拿已故韩裔美国艺术家白南准(Nam June Paik)的作品为例谈了这个问题,白南准被认为是视频艺术的创始人,他曾说:“技术已经成为人体新的生存膜。” 

奥布里斯特认为NFT更多是物理和数字之间的混合,并指出阿纳多的艺术通常是通过计算机硬件来展示的。“屏幕或电脑是作品的一部分,”他说。 

两全其美

物理和数字的融合在NFT领域已经非常显著。RTFKT是一家于2020年1月“诞生在元宇宙中”的公司,用CryptoPunk艺术品和其他数字游戏和工艺品制作运动鞋。CryptoPunk的创作方Larva Labs甚至也在2018年制作了24个由沃特金森签名的CryptoPunk的实体印刷品,以配合那年在苏黎世由Bak策划的NFT展览。2021年7月,苏富比拍出了五件实体印刷品和NFT。 

自2020年12月第二次售出自己的作品以来,温克尔曼一直在销售显示他的数字作品和NFT的实物屏幕。2021年7月,他在一个仓库的角落里工作,仓库里堆放着数百个盒子,里面装满了他5月份推出的“2021春/夏”系列的实物LED屏幕。 

这个系列在一个周末的时间里就卖出了1400万美元,其中350件通过抽奖和其他游戏以1美元的价格售出,此举的目标和Sillytuna类似,是为了让大众更了解NFT。在汇集了温克尔曼作品的网站上有这样一句标语:“除非我的作品在MOMA(现代艺术博物馆)展出,否则我绝不罢休;在被MOMA赶出门前,我也不罢休,LOL。” 

当别人把这句话读给温克尔曼听时,他大笑着指出自己一直在试着用自己的艺术推动一些事情的发展。温克尔曼的艺术涉及政治和社会主题,从前总统特朗普到技术的薄弱之处,有时会相当黑暗。 

“这只是个玩笑,”他谈到MOMA的标语时说,“我只是想推动事情向前发展,对我来说,这就是艺术的目的。” 

来源:巴伦周刊

Recent Articles

浅谈如何找到流动性高的 NFT 项目?

寻找当前交易最频繁的项目。

浅析高达MekaVerse如何改写NFT颜值

它改写了人们对NFT项目颜值的认知,提升了用户对NFT的审美,NFT们终于不再仅仅局限于简约甚至有点丑的像素风格了。

大流行时代:DAO取代KPI?

DAO是去中心化自治组织的英文缩写,这个概念如今已经渗透到公司治理和企业文化的范畴中,被加以各种五花八门的解读。

实体货币进入数字化的趋势

随着移动支付和加密货币的日益普及,世界各国都在投入资源建设自己的中央银行数字货币(即CBDC)。数字人民币是世界之上第一个主权数字货币,在试点期间实现了345亿元人民币的交易量。

5天4板的昔日“区块链第一股”刚回复,新监管函又来...

刚刚回复交易所监管函,新的监管函又来了!

Related Storie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18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