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市场资讯 美国正式成为比特币矿工的首...

美国正式成为比特币矿工的首选目的地 首次超过中国

美国现在是比特币矿工的头号目的地,有史以来第一次超过了中国。虽然已经在朝着这个方向发展,但剑桥大学(Cambridge University)周三早些时候发布的新数据使其成为官方的“认证”。


(来源:CNBC)

根据剑桥另类金融中心的数据,截至7月,比特币的哈希率(一个用来描述矿工集体计算能力的行业术语)的35.4%在美国。这比2020年9月增长了428%。美国在采矿业新获得的主导地位在一定程度上要感谢中国。
12个月前,中国在哈希率方面是市场的领导者——遥遥领先。但中国政府今年春季对加密货币的打击,几乎在一夜之间让全球一半的比特币矿工下线。
矿工们开始集体逃离中国,前往地球上最便宜的能源来源,这被称为“大矿业迁移”。很多人最后都去了美国。
剑桥最新发布的数据剔除了7月份中国在全球哈希率中的月平均份额,与2020年9月相比出现了重大逆转,当时中国占据了约67%的市场份额。
伦敦金融科技数据分析师Boaz Sobrado表示:“关于中国控制比特币的整个说法现在完全被摧毁了。”
前往美国
对于寻找新家的比特币矿工移民来说,首先,德克萨斯州等州的能源价格是世界上最低的,这对那些在低利润行业竞争的矿商来说是一个主要的激励因素,在这个行业,他们唯一的可变成本通常是能源。
美国也拥有大量的可再生能源。
华盛顿州是水力采矿农场的圣地。纽约的水力发电量比落基山脉以东的任何一个州都要多,它的核电站也在朝着100%无碳发电的目标迈进。与此同时,德州可再生能源的份额也在不断增长,截至2019年,德州20%的电力来自风能。德州电网还在继续快速增加风能和太阳能。
全美各地的矿工也在利用核能。一些公司将他们的钻井平台锁起来以获取其他能源,比如浪费在德克萨斯州油田的天然气。这减少了温室气体排放,并为天然气供应商和矿工带来了收入。
这种向零排放、清洁能源的转变,已经开始改变怀疑论者关于比特币对环境有害的说法。
“采矿对价格很敏感,所以要寻找成本最低的电力,而成本最低的电力往往是可再生的,因为如果你燃烧化石燃料……它有开采、精炼和运输成本,”Blockstream首席执行官Adam Back说。
除了较低的电力成本,美国的一些州,如德克萨斯州,也有加密友好的政策制定者和充足的主机基础设施供应。
该州有一个不受监管的电网,可以实时现货定价,让客户在电力供应商之间进行选择,而且至关重要的是,该州的政治领导人支持加密技术。对于那些想要受欢迎的廉价能源的矿工来说,这些都是梦寐以求的条件。
“如果你想把价值数亿美元的矿工转移到中国以外,你就需要确保地理、政治和司法的稳定。你还想确保你要转移的资产有私有产权保护,”Core Scientific联合创始人Darin Feinstein说。
运气碰上充分地准备
美国的比特币挖矿崛起也是运气与准备的结合。多年来,美国一直在悄悄提高其承载能力。
在比特币矿工开始来到美国之前,美国各地的公司都在打赌,如果有足够的基础设施,它们最终会在美国挖矿。这场赌博是有回报的。
当比特币在2017年底崩盘,更广泛的市场进入了一个多年的加密冬天时,对大型比特币农场的需求并不大。美国的矿业经营者看到了这一机遇,并抓住机会部署廉价资金,在美国建立矿业生态系统。
数字货币公司Foundry的首席执行官Mike Colyer表示:“大型上市矿商能够筹集资金进行大规模采购。”Foundry为北美地区带来了价值超过3亿美元的采矿设备。
Feinstein说,在过去的18个月里,美国的矿业基础设施有了长足的发展。“我们注意到,希望迁往北美的采矿业务大幅增加,主要是在美国,”范斯坦继续说。
据Colyer称,北美加密采矿运营商Core Scientific等公司在整个加密冬季都在建设托管空间,以确保插入新设备的能力。
他说:“2020年5月至12月期间生产的大部分新设备都运往美国和加拿大。”
Luxor Mining是一家为先进矿工打造的加密货币池,该公司的Alex Brammer指出,采矿业周围成熟的资本市场和金融工具也在该行业在美国的快速崛起中发挥了重要作用。Brammer表示,这些美国运营商中,有许多在利用多年的盈利记录和现有资本作为抵押品获得融资后,就能够开始迅速扩张。
新冠肺炎也起到了一定作用。
尽管全球疫情导致经济的大部分部门关闭,但随之而来的经济刺激支出对美国矿业公司来说是件好事。
比特币挖矿工程师Brandon Arvanaghi解释说:“疫情期间印刷的所有钞票意味着需要部署更多资金。”
“人们都在找地方存放现金。人们对大规模投资的胃口从未像现在这样大。其中很多可能会进入中国以外的比特币挖矿业务,”阿尔瓦纳吉继续说。
仅次于美国的哈萨克斯坦
然而,并非所有矿商都转向可再生能源领域。
哈萨克斯坦在全球比特币挖矿市场的份额仅次于美国,占所有加密挖矿的18.1%。这里的煤矿提供了廉价而充足的能源,但也排放了大量的二氧化碳。
然而,几位矿业专家告诉CNBC,他们认为,与中国相邻的哈萨克斯坦,只是漫长的西方移民之旅中的一个临时中转站。
布拉默认为,大型矿商短期内会带着老一代设备前往那里。“但随着老一代机器的使用寿命结束,这些公司可能会将新机器部署到更稳定、更节能和可再生的司法管辖区,”他说。
新签署的一项法律也可能会对哈萨克斯坦的受欢迎程度造成影响,该法律将从2022年开始对加密货币矿工征收额外的税。Brammer表示:“这将极大地改变人们在哈萨克斯坦投资的动机。”

来源:FX168北美

Recent Articles

Web 3.0大潮即将来临,都有哪些值得重新审视的...

Web 3.0概念终于在元宇宙的爆发下彻底被激发,其资金和关注都呈直线上升。

深度长文剖析:有限合伙人如何选择加密货币基金

对LP来说,现阶段GP设定一个大得超出天际的crypto风险基金规模,其实没啥意义。

风投Delphi:新的代币发行机制,锁定+流动性引...

“锁定”(Lockdrop)和“流动性引导拍卖”(LBA)都代表了代币发行的新基本要素。

一览Layer 2扩容网络Optimism生态发展...

Optimism日交易从今年6月到10月基本一致保持着较高增长,最高每日交易量达到89593笔,从10月开始有所下跌,11月至今日交易量维持在2万笔以上。

回顾MetaMask创业史:我看到了加密英雄的身影...

以太坊钱包MetaMask现在每月有2100万人使用。

Related Storie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4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