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市场资讯 遇中国封杀出逃!挖矿业与交...

遇中国封杀出逃!挖矿业与交易者大迁徙 新加坡成首选之地:接受300家牌照申请 阿里巴巴、亿联与瀚德皆已提交

中国祭出迄今为止最严厉的打击加密货币行动,新加坡似乎将成为不需要实体搬迁海外就可开展业务的首选之地。截至7月份,新加坡接受大约300个加密货币的牌照申请。报道提到,来自中国的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以及数字金融公司亿联集团和瀚德集团,都已经向有关当局提交申请。

台湾金融科技协会副理事长许毓仁(Jason Hsu)表示,其他亚洲国家没能像新加坡那样,铺展开法律的红毯来欢迎加密货币的进入。他回应称,中国这笔资金将流向哪里,他认为这是个需要回答的问题。他继续说道:“我认为,在亚洲,新加坡将是他们的目的地。新加坡显然有最明晰的监管规定,也希望吸引更多的数字金融科技公司。

IHS Markit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Rajiv Biswas对此发表意见称,在亚洲以外,阿姆斯特丹和法兰克福正在金融科技方面,将自己打造为国际中心,而其金融科技涵盖加密货币。区块链分析公司Chainalysis也表示,西欧地区今年被评为世界上最大的加密货币经济体,资金流入超过1万亿美元,也就是全球贸易总额的四分之一,欧洲在2020年也有类似的激增。

报道称,有好几个国家正在考虑采用新的数字货币,以允许人们在没有银行等中介的情况下兑换货币。抱持这一想法的支持者认为,这样的货币具有加密货币那样兑换容易的优势,但又不会像比特币这类去中心化数字资产那样价格上下波动大。

马来西亚联昌国际银行(CIMB)私人银行部门经济学家宋成文(Song Seng Wun)提到,中国当局最终可能会对非国家批准的数字货币采取更宽容的态度,尽管在合法与否方面会对之有严格的标准。他补充说,让加密货币商务活动变得透明的公共交易账簿,其背后的核心技术就是区块链,这一技术可能会继续在中国发展,服务于其他目的。

Coinbase公司发言人日前提到,该平台就中国的打压行动,此刻没有任何可分享的消息。

金融咨询公司卡普隆亚洲(Kapronasia)在新加坡的创始人Zennon Kapron指出,加密货币这类交易本来就一直在推向海外。他解释道:“做这类交易业务,你需要云基础设施、开发商,以及把事情引上正轨的管理层,所以不管业务扎根在台北、旧金山、新加坡还是上海,都无关紧要,这些业务是非常虚拟的。”

然而他强调说:“但我们可能看到真正受影响的是挖矿公司,多数这些挖矿公司正处在转移至海外的过程中,或者已经完成了向海外的迁移。”

Kapron继续提出,随着中国退出市场,数字货币的挖矿在海外应该会变得更容易。挖矿的过程是指运用计算机让新的数字货币进入数字货币的流通,并通过验证该数字货币的交易以换取支付金额。

“中国过去几年来对加密货币不断加大的压力促使利益相关方开始撤出中国。他还说,中国最初那些把贷款人和借款人联系在一起的P2P借贷初创小公司,目前只有不到1/4还留在境内。”Kapron称。

中国人民银行9月24日发表声明说,虚拟货币“不具有与法定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这道与包括公安部在内的其他九个部门联合发出的通知宣布所有相关业务都属于“非法金融活动”,并警告说:“境外虚拟货币交易所通过互联网向中国境内居民提供服务同样属于非法金融活动。”

新华社则在同日提到,这些虚拟货币扰乱经济金融秩序并滋生洗钱等犯罪活动。

CryptoVantage此前撰文就曾表明,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比特币挖矿者,并拥有最大的比特币交易额。四年前比特币价格飙升时突然赚了数百万美元的人中,有许多人都是在中国。

来源:FX168北美

Recent Articles

Web 3.0大潮即将来临,都有哪些值得重新审视的...

Web 3.0概念终于在元宇宙的爆发下彻底被激发,其资金和关注都呈直线上升。

深度长文剖析:有限合伙人如何选择加密货币基金

对LP来说,现阶段GP设定一个大得超出天际的crypto风险基金规模,其实没啥意义。

风投Delphi:新的代币发行机制,锁定+流动性引...

“锁定”(Lockdrop)和“流动性引导拍卖”(LBA)都代表了代币发行的新基本要素。

一览Layer 2扩容网络Optimism生态发展...

Optimism日交易从今年6月到10月基本一致保持着较高增长,最高每日交易量达到89593笔,从10月开始有所下跌,11月至今日交易量维持在2万笔以上。

回顾MetaMask创业史:我看到了加密英雄的身影...

以太坊钱包MetaMask现在每月有2100万人使用。

Related Storie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5 × 5 =